首頁資訊國內新聞 查看內容
退市新規在途,這些房企危險了?

2020-12-21 08:12發布者: 焦作房信網

摘要: “財大氣粗”的房企竟然也會面臨退市的風險。12月中旬,滬深交易所發布了改革后的退市制度征求意見稿。在財務類退市指標方面,新規取消了過去單一凈利潤為負、營業收入低于1000萬元的指標,新增組合指標,即扣非前/ ...
  “財大氣粗”的房企竟然也會面臨退市的風險。

  12月中旬,滬深交易所發布了改革后的退市制度征求意見稿。在財務類退市指標方面,新規取消了過去單一凈利潤為負、營業收入低于1000萬元的指標,新增組合指標,即扣非前/后凈利潤為負且營收低于1億元,將被ST,連續兩年則終止上市。

  東財Choice統計顯示,截至今年前三季度,A股約有55公司營收低于1億元,且扣非前/后凈利潤為負。這其中,出現了7家房企的身影,分別為中房股份、綠景控股、鐵嶺新城、海航投資、榮豐控股、中迪投資、萊茵體育。

  業績多年不振

 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。上述多家房地產企業近年來的業績已呈現下行的態勢。

  2014年透露出轉型信號的萊茵體育彼時名為“萊茵置業”,其董事長認為房地產將進入白銀時代,買地賣房已經是過去的經營模式,注定走不遠。

  2015年轉型體育產業之后,萊茵體育的業績也同步進入下行通道。

  數據顯示,2015年-2019年間,萊茵體育分別實現營業收入25.28億元、38億元、13.24億元、7.02億元、1.38億元;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分別為-3.58億元、0.25億元、0.29億元、-0.61億元、0.26億元;而扣非后凈利潤則自2017年起連續三年為負。

  截至今年9月份,萊茵體育營收尚不足1億元;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-0.22億元、扣非后凈利潤為-0.29億元。

  更早開啟轉型的綠景控股在2016年時因加大房地產存貨的銷售力度,導致當年業績同比扭虧,歸母凈利潤從2015年的-2367.79萬元大增235.63%至3211.33萬元。

  2017年-2019年間,綠景控股的營業收入始終在1億元以下,分別為2206.13萬元、1741.43萬元、1631.87萬元,歸母凈利潤分別為-8326.08萬元、7744.15萬元、-903.11萬元。其中,2018年,綠景控股通過處置多家子公司股權,獲得投資收益使其當年得以扭虧。

  大幅波動的凈利潤也讓綠景控股成功地規避了此前“連續兩年凈利潤均為負值”的退市風險警示。而2017年以來的三個會計年度,綠景控股的扣非凈利潤皆為負。

  類似的情節也發生在中房股份身上,2014年-2018年間,其扣非凈利潤連續5年為負,而同期歸母凈利潤則保持著“賺一年、虧一年”的狀態,主要方式便是年末通過出售房產扭轉虧損。

  不過,在退市新規下,“臨時抱佛腳”或將失去作用。上交所就財務類退市指標表示,新規明確了凈利潤取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前后孰低值,一定程度上解決了多年來公司通過外部輸血、出售資產等盈余管理手段規避退市的問題。本次改革后,那些長期沒有主業、持續依靠政府補貼或出售資產保殼的公司將面臨股票退市風險。

  多年動蕩轉型

  事實上,上述多家如今處境慘淡的房企,基本都經歷著艱難的轉型。

  老牌房企綠景控股1992年便成功登陸了證券市場,是國內最早上市的一批房地產企業,也是較早開啟轉型的房企。

  2010年,綠景控股踏上了重組轉型之旅,意欲從房地產開發向經營酒店和寫字樓等業務轉向,但以失敗告終。此后,2011年-2015年間,綠景控股先后嘗試礦業、木薯種植及加工產業化項目、醫療大健康等多個領域,皆無疾而終。

  頻繁的轉向也讓綠景控股錯過了重要的發展期。在多數房企快速成長的階段,綠景控股便主動停止了發展,2016年,其“房地產存貨已經基本銷售完畢,僅剩余部分車位及少數商鋪”,同時,也“無土地儲備,亦無正在開發及待開發房地產項目”。這一狀態持續至今。

  今年3月,綠景控股再謀轉型,欲籌劃跨界收購教育資產江蘇佳一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100%股權。但最終該議案未獲得股東大會通過。

  同樣在轉型路上坎坷前行的還有萊茵體育。

  2014年,彼時的萊茵體育仍名為萊茵置業,但已踏上了轉型之路,在當年的年報中確定了“一體兩翼”的發展戰略,“兩翼”則為體育文化產業及天然氣業務。

  2015年,隨著體育產業政策暖風襲來,冬奧會、籃球世界杯舉辦權落地等一系列利好出現,萊茵置業于當年8月正式更名為“萊茵體育”,以此“體現公司體育產業發展的戰略布局”。當年的年報中,體育產業也成為其著力推進的主營業務。

  可惜的是,萊茵體育轉型并不如意,體育業務始終未能成為業績支柱,仍主要依賴地產板塊、能源板塊輸血。

  截至2020年6月,萊茵體育已無土地儲備,其房地產業務全部為存量商鋪和寫字樓的銷售及租賃。報告期內,房地產銷售、租賃收入盡管分別僅實現2518萬元、2432.6萬元,但均在總營收中占比達45%左右,支撐著業績。

  跨界醫療行業

  不同于萊茵體育、綠景控股早早開啟轉型之路,榮豐控股今年才決定“棄房擇醫”。5月份,榮豐控股公告稱擬收購威宇醫療全部股權。借此,榮豐控股意欲布局醫用骨科植入耗材領域,逐步實現醫用骨科植入耗材的生產、配送等產業鏈覆蓋。

  相較于前述業績慘淡的企業,榮豐控股的表現則差強人意。2017年-2019年,其分別實現營業收入2.7億元、2.48億元、4.19億元,歸屬上市股東的凈利潤分別為1038.38萬元、882.81萬元、3664.77萬元。

  不過,到了2020年,榮豐控股業績出現大幅下挫。截至今年9月末,其實現營收0.44億元,同比下滑88.21%;歸母凈利潤-0.21億元,同比下滑131.77%;扣非后歸母凈利潤下滑至-0.29億元,同比下挫152.72%。

  談及如此大跨步轉向,榮豐控股坦言,受行業政策收緊、高資金投入壓力及融資渠道有限等因素影響,“無力開拓新項目,目前土地儲備少,主營業務及盈利的成長性較弱,公司亟需進行業務轉型,培育新的業績增長點”。

  不過,重組事項尚無更多進展之時,榮豐控股于12月16日發布了出售子公司股權的公告,其表示,“經初步測算,預計本次出售能為本公司增加凈利潤約人民幣4.12億元”。

  在榮豐控股之前,中迪投資也曾嘗試轉向醫療健康領域。

  公開信息顯示,中迪投資在涉足地產業務的多年間,業績表現頗為慘淡,營收增長緩慢,2018年業績大幅下挫,營收僅2949.27萬元,歸母凈利潤亦虧損6079.79萬元。

  2019年,為推動公司轉型,中迪投資與育達健康股東簽訂《股權轉讓框架協議》,擬以支付現金的方式收購育達健康股東合計持有的育達健康100%股權。但該事項很快以失敗告終。

  盡管收購沒能成功,但中迪投資放棄地產業務的決心頗為堅決。

  11月初,其發布了關于調整未來經營發展戰略規劃的公告,其稱為盡快回收資金,防止地產項目損失對公司整體經營造成更大的影響,其將對現有各房地產投資項目分階段、分步驟進行全面處置,并不再獲取新的房地產開發類項目,退出現有的房地產二級開發領域。
微信掃一掃
樓盤全知曉
巴登娱乐娱乐平台 黑龙江快乐十分怎么玩 河北麻将规则图片五魁 闲来广东麻将安卓下 … 时时彩平台违法 浙江快乐体彩11选5开将 胆码追踪双码 江西多乐彩今日开奖 qq骰子玩法大全图 百搭麻将单机下载 大庆52麻将怎么注册账号 湖人vs黄蜂12月16日 亿客隆-官网 北京快三是正规的吗 黑龙江福彩p62开奖结果 体彩排列三预测 湖人vs爵士直播